“换代风波”再起,老车主组团“激斗”理想汽车

2021-06-09 11:13:28   
浏览量 59062

在部分车主眼里,理想汽车的行为已经涉嫌销售欺诈,而更让他们愤怒的是迟迟没有得到任何说法。这一信任危机,理想汽车该如何才能化解?

  “从5月25日发新车到现在,我都没有收到理想汽车的任何说法。”6月5日,时间虽然过去了近两周,来自上海的理想汽车车主郑先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谈起购买老款理想ONE的经历依旧显得非常愤怒。

  当天,久久未得到公司答复的郑先生和一群与其遭遇相似的维权车主来到了上海市黄浦区的理想汽车某零售中心讨要说法,但依旧无果。

  郑先生来到理想汽车零售中心维权

  据了解,郑先生是在今年4月底买的理想ONE,5月15日上好牌照,但仅在上牌后10天,理想汽车就发布了改款的理想ONE,价格与旧款仅相差一万元,但车辆配置却相去甚远。

  郑先生气愤的点在于,其买车时向理想汽车门店的销售明确询问了改款车或新车发布时间,在得到今年内都不会出的消息后才决定当即购入。

  “事后销售的解释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新车信息,我觉得这个解释太扯了。”郑先生向记者表示,他认为理想汽车把老车主当“韭菜”,这势必会造成品牌信任度的流失。

  郑先生的遭遇绝非个例,不少今年3月-5月提车的老车主也向理想汽车发起了维权,郑先生就已加入多个近500人的维权群。前段时间,理想汽车老车主也多次出现聚集到门店、开车队拉横幅等维权行为。

  2019年7月,小鹏G3第一次换代时老车主维权活动也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最终小鹏汽车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但依旧难消部分老车主的怒火,那么这次理想汽车的“换代风波”最终会如何收场呢?

  涉嫌消费欺诈?

  郑先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他本来是蔚来ES6车主,但因为喜欢与家人一起长途自驾游,所以又决定再购入一辆理想ONE,但没想到刚买新车不久就变成了旧款。

  在采访中,郑先生向记者出示了行驶证,发证日期标注是今年5月15日。

  “刚上牌10天新款就出来了,这让我难以接受。”郑先生表示,“明明买车时当面问过销售理想什么时候出新款,销售说今年不会出,我才决定买的。”

  郑先生指出,他是在购车时于理想汽车门店当面询问的,也没想过销售的回答会有问题,所以没有刻意录音,但事后去找过销售,但销售称他们也是在发布会前段时间才知道新车信息。

  郑先生的遭遇并非特例,记者采访的多位车主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且事后销售都称其此前也没有收到新车信息。

  刚买车不到2个月的张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一张其与理想汽车销售人员的微信聊天截图,并表示,他在3月买车时,销售谎称免息贷款和赠送的东西都是截至当月底,催促其快速购车;另外,今年5月中旬,张先生听说理想ONE将很快发布改款车型时,曾去质问理想汽车销售人员,得到的答复是改款车辆价格会很高,但事实上仅高出1万元。

  除此之外,近期,一封名为“理想ONE 2020款湖北省3-5月准车主权益维护书”在网上传播。该维护书中提到,湖北省3月-5月购买理想ONE 2020款的车主在购买前与理想汽车店面销售或经理再三确认,得到的答复均是2022年前绝不会有新款或改款车型上市,即使2022年以后有新款车型上市,那么老款车型软硬件均可升级。

  最终结果却是理想汽车在今年5月25日晚上就发布了2021款理想ONE,并在2020款的基础上增加了60余项软硬件升级,且只比老款贵1万元。这些老车主抱怨道,而且理想汽车一直强调的软硬件同步升级最新技术也做不到,新款多项关键性升级项,如2021款理想ONE搭载的NOA导航辅助驾驶系统的硬件和后三合一电机,老车主都无法升级。

  维权书上列明的新款与老款车型区别

  维权书上写道:“理想汽车这种做法实为欺诈消费者的行为,目的是让消费者原价购买其老款汽车,原价清理已生产的2020款理想ONE汽车”。“理想汽车以欺诈消费者的手段,侵害消费者权益以实现厂家的利益最大化”。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认为受到销售欺诈的老车主还采取了聚集到理想门店和拉横幅车队游行的维权行为。

  置换成主要诉求

  在湖北理想车主眼里,理想汽车的行为已经涉嫌销售欺诈,其维权的诉求之一便是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要求理想汽车退一赔三。

  除了退一赔三的诉求外,上述理想汽车车主还提出了理想汽车致歉、给3月-5月购买2020款理想ONE的车主免费置换2021款理想ONE、免费为老车主升级所有新款升级项等诉求。

  郑先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其诉求没那么多,他一方面是要求理想汽车公开道歉;另一方面是要求理想汽车为今年4月-5月提车的车主加价1万元置换成新款车。

  “我们买造车新势力是出于信任和情怀,如果理想汽车把顾客的信任按在地上摩擦,也不出面处理好这事,那么这事最后演变成一场品牌危机也不是不可能。”郑先生补充道。

  对于网上所传的老车主买车有8000元优惠、无息贷款和1万积分的事情,郑先生向记者证实,无息贷款确实有,但8000元的直接优惠并没有,1万积分(相当于1千元)也是买车时销售向其承诺的,提完车几天后就到账了,与此次“换代风波”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郑先生认为,无论老款车型购买是否有优惠,这都不是理想汽车销售隐瞒或者欺骗消费者的理由,关键是要把选择权交给车主。

  另一位理想汽车车主也向记者表示,购买理想ONE的车主其实并不在乎8000元优惠款,更多的是在乎感受和体验,以及想要购买到更好的产品。

  对于湖北理想车主要求理想汽车退一赔三的诉求,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元熹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理想ONE这次事件中,如果销售已经知晓新款信息但仍然明确表示不出新款,导致消费者基于这种虚假陈述做出购买老款的决定,可以认定是属于欺诈行为。但是,退一赔三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的规定,是惩罚性的,实践中认定标准比较高,举证要求相对严格,消费者想要据此退一赔三难度较大。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由于此次“换代风波”,理想汽车的投诉率也在直线拉升。在维权群中,老车主都在寻求各种投诉平台进行投诉,如中国网汽车的近期投诉列表中,几乎被理想汽车有关“销售欺诈”的投诉“承包”了。

  销售:“我也无奈”

  “我能理解维权车主的难受,换成是我,刚买车一个月就变成了旧款也不好受,特别是在买的时候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理想汽车一位销售人员王石(化名)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王石指出,他们其实也很无奈,理想汽车对于改款车型的信息都签了保密协议,他们也是到5月20日以后才知道。“如果我提前知道了,肯定会和客户说,毕竟对我来说客户买新款还是旧款没有多大差别。”

  在王石看来,理想汽车这次改款车型发布的规划确实没做好,要提前通知消费者,把选择权交给消费者,这样下来相信消费者并不会“闹事”。“战略是没问题,但战术上有点粗暴,理想汽车之前口碑一直不错,但也因此口碑也稍微受到了影响。”

  事实上,理想汽车销量从今年开始便开始遭遇”滑铁卢“,在刚过去的5月份,其销量甚至已经跌出造车新势力前三,被哪吒汽车超越。据理想汽车官方数据,今年5月,理想汽车交付新车4323辆,同比增长101.3%,但环比却下滑了22.95%,败给了当月销量4508辆的哪吒汽车,排在造车新势力销量榜第四名。

  在销量增速被其他造车新势力打败后,理想汽车将很大希望寄托在新改款车型上。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沈亚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对新车型销量信心十足,其称目前新车型订单强劲,甚至有用户在发布会后就去参与了试驾。

  鉴于这种热度,沈亚楠表示,预计到今年9月份能实现月销过万的目标。沈亚楠认为这个目标有两个支撑点,首先是新车型竞争力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理想汽车正在快速扩张线下渠道,目前已经有75个零售店,接下来会继续加速布局。

  或许理想汽车也没想到,自己寄予较大希望的改款车型会为自己招来这么大的“祸端”。

  王石向记者表示,理想汽车大部分车主还是比较理性,只有很少一部分车主会来门店讨要说法。

  对于此次“换代风波”如何解决,王石表示,他们作为一线销售人员并没有多大权力,此事全权交给总部在处理,他们只能把车主诉求报到总部,再由总部一一对接解决。

  但郑先生却表示,“换代风波”发生已经近两周时间,其并没有收到理想汽车的答复,公司方面也从来没有联系过他。

  这也是郑先生倍感愤怒的原因之一,其指出:“我是理想车主,同时也是蔚来车主,不得不说,理想的服务跟蔚来不是一个等级。”

  近期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所有微博下基本都充斥了老车主对此次理想汽车换代不满的留言,但李想及理想汽车方面都没正面对此进行回应。对于如何平息此次“换代风波”的问题,截至发稿,理想汽车方面也并未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作出回应。

  同行如何平息风波

  其实,理想汽车并非首家遇到“换代风波”的车企。早在2019年7月,小鹏汽车老车主也曾因小鹏G3的改款而“暴走”。

  2018年12月12日,小鹏汽车首款产品G3车型(2019款)正式上市,但仅过了半年,小鹏汽车突然发布了小鹏G3 2020版。新款小鹏G3 NDEC最高续航从351公里增加到了520公里,装配了全新的方形三元电池,能量密度达到了180Wh/kg的水平,同时新车还全面优化了底盘和刹车性能。而在价格上,2020款G3的纸面售价仅增长了1万元至3万元不等。

  不少小鹏汽车车主刚买车不到几天就成了老款,甚至还有些车主连车都没提到,这让小鹏汽车老车主中爆发了大规模的维权行动。

  这场维权风波让当时的小鹏汽车体验中心被堵,并且严重影响了其销售,小鹏汽车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销量大跌。

  为了平息客户的怒火,小鹏汽车CEO何小鹏一开始在微博中提出解决方案:“从即日起,3年内增换购小鹏汽车任何一款车型时,在享受拟购买新车当期所有促销权益的基础上,额外享受10000元的专属补贴权益。”

  但对于这个方案,绝大多数小鹏汽车车主的反馈是“毫无诚意”。

  很快,小鹏汽车迫于压力又拿出了新的解决方案,新方案分为A、B两个方案,车主可以二选一。方案A中,小鹏汽车将提供价值1万元的10万积分,可用于车辆保养、超充充电、车辆维修、兑换精品和本人及直系亲属新车增购;方案B则是提供“三年六折置换保值权”,即小鹏G3 2019款车主可以享受三年6折保值置换回购,用于补差价换购小鹏汽车,这意味着小鹏汽车对保值率进行“兜底”。

  虽然仍有部分车主对新方案不满,但此次风波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平息了。

  对于小鹏汽车拿出的方案,郑先生向记者表示,如果理想汽车也提出同样的方案,我接受不了,估计其他的车主也接受不了。

  “我们维权是非常坚决的,李想不出面给说法这事肯定过不去。”郑先生表示他们将继续向理想汽车维权来获得其应得的利益。最后,郑先生指出,他们近200名维权车主已经发起了众筹诉讼。


(来源:中国网汽车、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王坤

继续阅读
热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

咨询热线:0792-8505892

Copyright ©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3005689号

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